<xmp id="oeymo"><menu id="oeymo"></menu>
  • <menu id="oeymo"></menu>
    <samp id="oeymo"><samp id="oeymo"></samp></samp>
  • <input id="oeymo"><object id="oeymo"></object></input>
    <xmp id="oeymo">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我國外貿月度進出口連續保持14個月正增長 穩外貿仍需加力 跨境電商未來可期

    海關總署8月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7個月,我國進出口總值21.34萬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4.5%。海關總署統計分析司司長李魁文表示,我國外貿月度進出口已連續保持了14個月的正增長。

    今年以來,我國經濟持續穩定恢復,全球經濟逐漸復蘇提振了國際貿易需求,有力促進了我國進出口增長。與此同時,跨境電商貿易表現亮眼,日漸成為外貿增長點和新動能。

    我國外貿保持良好韌性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藍慶新在接受《中國貿易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與我國擁有強大的生產能力和供應鏈優勢分不開,當然也有全球疫情肆虐條件下的外貿轉移和流動性寬松的因素。他提醒,短期看,受疫情影響,國際貿易和全球經濟預期不確定,同時逆全球化勢頭并沒有根本扭轉,針對我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層出不窮,人民幣升值帶來的出口壓力仍存。“因此,我國下半年仍需要在穩外貿方面多下功夫。”

    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認為,當前最主要的任務還是控制住疫情。在做好防疫的基礎上循序漸進地幫助企業解決出口物流成本上升、集裝箱一箱難求等問題,為企業合理調配物流資源,增加新的集裝箱服務。藍慶新也表示,必須積極推進外貿政策,改革外貿體制,推動貿易便利化。

    “疫情作為外生沖擊,對中國經濟產生了短期影響,帶來短期經濟增長預期下降,但從去年的恢復情況看,中國外貿的韌性良好。”白明認為,對于目前的疫情,我國總體上準備充分,而且中國外貿發展的產業基礎一直沒有放松。作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工業體系,在國際產業鏈中的地位極為重要,為我國外貿高質量發展奠定了重要基礎。“我們還有一個巨大的優勢就是可替代性較強,比如說江蘇有疫情,同為制造業強省的浙江可以迅速頂上,滿足市場需求,為外貿平穩發展提供有力支撐。”白明說。

    下半年外貿壓力不容小覷

    白明提醒,下半年我國外貿壓力仍然很大。從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國家統計局服務業調查中心發布的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來看,最近三個月新出口訂單指數分別為48.3%、48.1%、47.7%,均低于50%,處于榮枯線以下。據了解,采購經理指數(PMI)是國際上通用的監測宏觀經濟走勢的先行性指數之一,通常以50%作為經濟強弱的分界點。以上情況表明市場需求不足,經濟恢復的全面性、整體性仍然不夠。

    “受近期極端天氣影響,基礎原材料行業供需增速明顯放緩,消費品需求增速下行,市場價格加快上漲。”白明解釋,由于部分基礎原材料供給偏緊,物流運輸難度加大,原本增速有所放緩的原材料價格再次反彈。尤其此前外貿海運價格連續刷新紀錄、人民幣升值再次抬高了出口企業的成本,市場需求受到影響。企業也因此對出口訂單持謹慎預期。政府需進一步抓好擴大內需的各項工作,著力增強擴大內需政策的實際效果,切實推動市場需求持續回暖,支持國內大循環全面暢通,積極助推融入國際經濟大循環。

    與此同時,我國積極開拓新市場,優化全球市場布局。今年前7個月,我國對東盟、歐盟、美國、日本前四大貿易伙伴進出口均實現同比增長。其中,東盟為我國第一大貿易伙伴,占我國外貿總值的14.6%。同期,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合計6.3萬億元,同比增長25.5%。

    藍慶新表示,中國外貿市場已形成多元化發展趨勢,今后仍需在鞏固傳統市場的的基礎上拓展新興市場,尤其是“一帶一路”國家市場,穩住并擴展外貿規模;推動外貿企業在“一帶一路”布局,形成以我為主的貿易鏈和產業鏈;加強國際貿易合作和協調,推動各國以聯合防疫為契機減少貿易障礙。白明也表示,我國外貿布局對哪個市場都沒放棄,特別是“一帶一路”和如今的東盟地區,企業要多手抓,不要過多依靠某一個市場。他還特別提到企業出口轉內銷,認為這是部分企業應對突發事件、外部壓力較強時的一種選擇,屬于應急戰略。一旦外部環境出現好轉,企業又會回歸主要目的國市場。“出于發展考慮,企業當前應該把國內市場作為財政戰略的支撐點之一,進可攻,退可守。”白明表示。

    跨境電商表現亮眼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事實是,疫情帶動中國跨境電商交易規模持續攀升,成為外貿發展新亮點。據海關初步統計,上半年,我國跨境電商進出口繼續保持良好發展勢頭,跨境電商進出口8867億元,同比增長28.6%。其中,出口6036億元,增長44.1%;進口2831億元,增長4.6%。業內普遍認為,疫情影響下跨境電商充分發揮信息技術優勢,突破時間地點限制,精準對接客戶需求,能在極大程度上為企業拓展國際市場,挖掘國際需求,增加外貿訂單量提供大量機會。隨著全球數字經濟到來,未來跨境電商模式也是重要的外貿增長點和新動能。“大力發展數字貿易,促進跨境電子商務發展勢在必行。”藍慶新認為,可以通過創新貿易形態,推動企業發展在云服務、信息技術服務、數字內容服務等方面的服務貿易;扶助外貿企業運用現代信息技術建立面向國際市場多語種電子化商品展廳;培育技術、品牌、質量、服務等外貿競爭新優勢。

    越來越多海外消費者開始習慣于在線購物,全球電子商務公司如亞馬遜、速賣通、eBay、Lazada等在線用戶激增,在全世界掀起網購熱潮。同時,根據《2020跨境出口電商行業白皮書》發布的信息,2020年以來,大量創業者和小微企業加入跨境電商行業,其中很多初創型企業依托廣大中國制造和數字化平臺,熟練操作并完成選品、采購、銷售、物流、報關、收款、結匯退稅等復雜流程。有學者預測,2021年會進入下一個數字外貿風口期。對此,藍慶新表示,應通過優化出口商品結構和經營主體結構,支持數字貿易、跨境電商、市場采購貿易等貿易新業態和新模式發展,創新培育新外貿增長點,同時在信息共享、貿易通關、出口退稅等環節提供便利化服務。此外,為推動外貿均衡發展,應適當擴大服務貿易規模和結構,實現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均衡發展;還要擴大進口,實現進出口貿易均衡發展。

    數字外貿強力增長的背后,離不開國家政策支持。去年11月,國務院印發相關實施意見,支持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建設和海外倉發展;今年6月,國務院常務會議作出部署,要完善跨境電商發展支持政策,鼓勵傳統外貿企業、跨境電商和物流企業等參與海外倉建設。藍慶新認為,當前促進跨境電商發展已經成為我國政策的著眼點,未來應從構建跨境電商綜合公共服務平臺、建設跨境電商產業園區、支持海外倉發展、完善跨境電商海關監管、不斷培養跨境電商人才,為跨境電商提供便利化精準化服務等方面推進跨境電商發展。

    當前,數字外貿的界限尚不明確,尤其是很多企業對于產業數字化、數字產業化沒有清楚的認知。“現在很多貿易如果是產業數字化,其實就是利用數字化技術推動智能制造的升級,普遍運用了電子商務模式。建議企業選擇適合自己的外貿模式。”白明說。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无码成a∧人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