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oeymo"><menu id="oeymo"></menu>
  • <menu id="oeymo"></menu>
    <samp id="oeymo"><samp id="oeymo"></samp></samp>
  • <input id="oeymo"><object id="oeymo"></object></input>
    <xmp id="oeymo">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善用維權武器 應對疫情下國際工程風險

    新冠肺炎疫情給很多企業造成履約困難或直接損失,為了維護權益,企業往往主張不可抗力。然而,由于合同主體的多國性、規范標準龐雜等,在主張國際工程企業在主張不可抗力時面臨的情況更加復雜。

    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員、君合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周顯峰對記者介紹,新冠肺炎疫情對國際工程合同履行的影響主要包括:承包商或下游供應商暫緩復工,復工后工效降低;運輸限制,體現在境內貨物運輸限制和跨境貨物運輸限制;出入境限制,中國工人出入境受限。

    周顯峰表示,雖然很多國家都有關于不可抗力的規定,但普遍來說適用門檻較高,加之可能受限于上下游協議的不可抗力機制,使得承包商進行權利救濟時受到工期延長限制,未能更好地維護權益。

    周顯峰認為,在維權過程中,針對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損害未必限于直接損害,還要注意新冠肺炎疫情引起的連鎖反應造成的損害,比如政府采取管控措施導致物資和人力短缺,或者新冠肺炎疫情導致技術標準變化、業主延誤和妨礙等行為。這些方面均為可主張免責或索賠的路徑。

    周顯峰建議,疫情期間,在國際工程合同履行中要用好如下武器:及時通知,并且可以是非對抗式的;同期記錄;做好索賠,有說服力的高質量索賠文件對于挽回損失作用很大,而對于難以實現或意義不大的索賠應當舍棄;用好專家,切忌全部索賠工作交給一個索賠顧問去做。

    主張權利,做好收集證據至關重要。周顯峰說,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可做為減損證明的有政府公告、中國駐外使領館通知、禁令、防疫要求、停業通知、航班取消證明、通關禁止或延遲證明、遲滯倉儲及運輸記錄等,這些均適用于上下游合同。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无码成a∧人片在线播放